11月21日下午,永州天空放晴。冬日的陽光斜射進窗戶,永州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朱映紅在辦公室接受記者採訪。
  訪問主題很明確,但話題並沒有直接從政策和舉措談起。因為記者發現,朱映紅雖是岳陽平江人,卻一口的長沙話腔調。他自我介紹說,從北京大學歷史系考古學專業畢業後,他直接去了湖南省博物館工作,在長沙獃了二十多年。他平時愛看歷史方面的書籍。
  在這些“軟”的交流中,永州在軟環境建設方面的工作和舉措,被推到了桌前。
  本報記者譚君永州報道
  談軟環境
  制度的嚴格執行方面還有所欠缺
  瀟湘晨報:永州市在全省優化經濟環境考核中連續五年排名第一。你們的成功之處在哪?
  朱映紅:我們有一個比較好的工作機制。從永州開始建立優化經濟環境領導小組起,市長就擔任組長,這種協調議事機構的規格是比較高的。下麵區縣的領導小組也和市裡面一樣。2012年,市委書記擔任領導小組第一組長,規格進一步提高,更有利於開展工作。優化小組設在紀委下麵,協調效果很好。
  瀟湘晨報:具體執行省里優化環境政策方面,你們做了哪些工作?
  朱映紅:省里優化經濟發展環境“十條禁止性規定”出台後,我們在比較短的時間內拿出了一個具體的、更有操作性的實施意見。針對省里禁止的每一條,我們逐一羅列出具體的表現形式,明確不能出現什麼樣的行為,一旦出現,要怎樣處罰,到我們的實施意見里一查,一目瞭然。省優化辦認為我們的方案很新穎很有操作性,在全省發文進行了轉發。這樣的制度建設,我不敢說是全省最健全的,但我們動了不少腦筋。
  另外,還有我們的審批制度改革後,在全省範圍內,行政審批項目最少,我們希望明年繼續保持這個地位。
  瀟湘晨報:我們採訪一些企業家認為,永州的投資環境確實近年來有很大變化。但他們認為,目前職能部門的變化,源於行政層面的壓力。你認為,要促進經濟發展環境優化除了優化小組、優化辦做的這些,還應該在其它方面做些什麼?
  朱映紅:制度定了不少,嚴格執行制度方面,有所欠缺。有些情況發現問題後,部門和單位有點推卸責任,不敢擔當。社會上優待企業、尊重企業家的風氣要進一步改善。還有些人只盯著眼前的個人私利、小利,認為企業家是有錢人,要想辦法去他們那占點便宜。這些人盯著自己眼前的個人私利,而不是從全局和發展的高度看,如果企業家們做大做強了,對地方有好處。
  所以,除了目前這些日常性的優化經濟環境工作之外,我們還要做的,一是狠抓制度落實,二是營造優待企業的氛圍。
  談權力
  那些“權”看著是“權”,但是不好用
  瀟湘晨報:作為服務對象的企業,應該怎麼做?朱映紅:黨政機關有個別人不遵守廉政紀律,不遵守優化經濟發展環境的政策規定,去企業索拿卡要報。有時我們去調查,真正要企業家講是哪個單位哪個人,他們又不講了。他們說,在這裡發展,怕得罪人。報銷一點賬,息事寧人算了。我們在查處案件時,要儘力剋服這種困難,企業也要敢於講真話,齊心協力抵制各種不正之風,我們會為他們提供充分的保障,盡最大努力為永州的經濟發展和進步保駕護航。
  瀟湘晨報:優化經濟發展環境的一些政策、制度,觸及到了部門利益。這種衝突發生時,是如何解決的?
  朱映紅:舉一個例子,我們的並聯審批制度改革。作為全省最早實行這項制度的市州,我們去廣州考察學習,回來後就找相關部門討論商量。比如住建、國土,這些部門原來權力很大,現在要放到這裡來,搞並聯審批,他們沒意見是不可能的。比如一個項目從遞交申報材料,到完成最後一道合法手續,按照國家法律規定,799天走完都算合法。但是我們搞並聯後,要求在37個工作日內完成。這對他們的要求就很嚴了。按以前,他們可以今天看一行,明天看兩行,慢慢來,但現在就不行了。
  並聯後,企業的資料提供很集中。但是以前,企業家需要跑了東家跑西家,來來回回,而政府辦事人員坐在那好舒服。
  這項並聯制度,確實費了不少勁。市委書記帶領大家開過好多次會,逐條逐句逐字進行研究。
  總的來說,沒有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的支持,這個確實蠻難做的,但因為這種高位協調,我們的前期工作做得細緻、到位,事前溝通足夠,統一思想認識後,優化政策與職能部門的利益沒有衝突,只有執行的問題了。如果執行不到位,我們監察督促跟上。主要還是我們的前期工作要做得細緻、到位,事前溝通足夠。
  瀟湘晨報:永州的各種優化制度如涉企檢查、涉企收費備案制,大大規範了職能部門對企業的執法權。但這些制度也增加了紀委的工作量,同時也增加了紀委的權力。紀委幹部如何管好自己手中的權力?
  朱映紅:這不叫權力。這是一份責任,我們的責任加大了。作為紀檢監察幹部,我們站在任何角度、任何時候,都是服務。我在省政府辦公廳的工作經歷告訴我,不是首先看那個事有沒有“權”,那些“權”看著是“權”,但權不好用。一旦沒擺正位置,風險很大。不如放低姿態、調整心態,真正擺好為人民服務的權力觀。做服務是根本的。
  談反腐
  我幾乎每天上網,找線索安排調查
  瀟湘晨報:你認為當下查處腐敗的力度如何?朱映紅:從採取的措施來說,現在的反腐措施的科學性、體系化超乎歷朝歷代任何一個時期。我們現在是一個開放式的,全黨全社會動員監督的狀態,預防和教育還是最常用的手段。中央自十八大以來加大了反腐力度,我們永州查處違紀案件的力度也比以前更強。這種治標,為治本贏得了時間和空間。
  瀟湘晨報:在網絡輿情活躍的當下,你是如何應對公眾對反腐的訴求的?
  朱映紅:我每天晚上都上網,忙的時候頂多隔一天。紅網百姓呼聲和永州論壇是我去得最多的兩個網站。為什麼晚上上網呢,因為很多人都是晚上發帖,我看到了,第二天上班就安排人下載去調查。關註網絡是我當宣傳部長和市委秘書長養成的習慣。比如藍山縣林業局一個幹部在網上被舉報,帖文發出來沒多久,我就看到了,馬上跟藍山縣紀委聯繫。因為發帖人留下了真實姓名、照片等,過程的交代也很細緻,我的判斷是真實性很高。最近還有反映江永個別縣級領導繞道安排子女就業的。我們組織了調查組,我當組長,下麵有5個調查小組,要求查清事實,對相關責任人進行追責。星期天必須出調查結果,11月底前要處理人。這個事程序比較多,時間又緊,所以11月份任務很壓頭。
  瀟湘晨報:對於老百姓反腐熱情的高漲,你怎麼看?
  朱映紅:我很欣慰。那種今天我埋怨你,明天你埋怨我,你看我腐敗,我看你腐敗的現象,沒有意義。只有行動,一起努力,都來監督,才能實現中國夢。
  數據
  2012年11月至2013年11月,全市共查處影響機關效能和損害經濟發展環境的案件3755件。其中,給予紀律處分的案件210件,追究行政責任的案件165件。
  總共處理人數555人。其中,科級幹部169人,處級幹部13人。給予黨政紀處分的282人,追究行政責任的273人。
  市本級處理32件,其中,給予紀律處分的12件,追究行政責任的20件。處理48人,其中,處級幹部13人,處級幹部中被給予黨政紀處分的5人。
  (原標題:“紀檢監察幹部沒有權力,只有服務”)
創作者介紹

歐式古典傢俱

ah02ahitk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