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歲好萊塢前童星秀蘭·鄧波兒離世 她3歲初登銀幕,6歲風靡影壇,7歲手捧奧斯卡小金人,10歲已經稱霸好萊塢票房 她是萬千觀眾心中最佳的天使代言人,她曾用一個笑容安撫了大蕭條過後的美國再見,我們的小姑娘來源:新文化報 - 新文化網
  童年的秀蘭·鄧波兒,曾出演《我們的小姑娘》、《亮眼睛》、《捲毛頭》等
  年輕時期的鄧波兒
  老年時期的鄧波兒
  1972年,鄧波兒(左)出席聯合國人類環境大會
  1936年在《偷渡者》中扮演中國孤兒
  《捲毛頭》劇照
  A07版
    劉純燕(央視主持人,曾給四部秀蘭·鄧波兒作品配過音):之前去美國的時候,還在好萊塢的星光大道那邊和她的照片合過影。
    於正:歲月會記得你在人間留下的美麗,願有朝一日天使能再度降臨~
    陸毅:天使飛走了……
    陳數:秀蘭·鄧波兒是我童年時代最難忘的印記,我幾乎看遍了她童星時代所有的作品。最愛她甜美的歌聲還有永遠的“亮眼睛”、“捲毛頭”……永遠愛你,我們的小天使~
    鍋蓋妹:好難過……小時候是我那洋氣的外婆給我放了鄧波兒的片子看,一個勁地說這個小女孩好有靈氣好可愛,其實小女孩跟外婆一樣大,都是1928年生的。
    璐小白:印象中我從小學時候就看她那些電影,就稀罕她稀罕的不得了。現在家裡還好幾盤她的電影碟。那時,媽媽也喜歡她,見到沒看過的原聲碟就會給我買。
    
  ■語錄
    “我只過了兩年懶惰的嬰兒生活,以後就一直在工作了。”
    “6歲那年我就不相信真的有聖誕老人了,那天,媽媽帶我到一家百貨商店去看他,可他讓我給他簽名。”
    “政治家其實也是演員,難道你不這麼看嗎?”
    “如果我還能再活一遍的話,我將不會對我的一生做任何改變。”
    好萊塢知名演員秀蘭·鄧波兒於當地時間2月10日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伍德賽德的家中去世,享年85歲。據稱她是正常死亡,去世時全家在身邊陪伴。
    秀蘭·鄧波兒的經紀人發表了一份聲明:“她的一生作為演員、外交官、媽媽、祖母、曾祖母都成就卓著,我們向她致敬。”
    秀蘭·鄧波兒1928年出生在美國加州著名的海濱城市聖莫尼卡一個富裕的家庭,父親喬治·弗朗西斯是洛杉磯一家銀行的會計師,母親格特魯德·鄧波兒是一個芝加哥珠寶商的女兒,夫婦倆都是德國人後裔,並且極富才華,擅長音樂、歌舞。
    3歲時,秀蘭·鄧波兒得到了她的第一部電影的角色,年僅6歲便出演歌舞片《起立歡呼》,影片大獲成功。1935年年僅7歲的她就憑藉《亮眼睛》獲得了第7屆奧斯卡特別金像獎,成為有史以來獲得奧斯卡獎的第一個孩子。
    從1934年到1939年,她每年都在最受歡迎的十大明星之列,成為當時美國兒童崇拜的偶像,也是成年人心目中的寵兒,曾有“大眾小情人”之稱。
    秀蘭·鄧波兒出演了43部電影,在22歲那年從好萊塢退休,之後作為美國國會的共和黨候選人以及一個美國外交官重回大眾視線。
    1977年4月,秀蘭·鄧波兒到訪中國,隨後,她的電影正式在中央電視臺播放,中國觀眾遲到了40年才目睹了這位小天使的風采,對於70後、80後的觀眾來說,那是他們最甜美的童年回憶。
    退出政治舞臺後,秀蘭·鄧波兒在美國加州伍德賽德鎮一處可以俯瞰舊金山灣的西班牙式山頂花園住宅安度晚年。與貓狗為樂,以園藝、高爾夫球為趣,還喜歡養馬騎馬,並收集與她有關的所有紀念品和影片來消遣時光。
    在秀蘭·鄧波兒璀璨的一生里,作為演員的時間很短,但是留給人們的歡樂卻很長,無論她有多少身份,對很多人來說,她永遠是頂著一頭捲毛、露出一對酒窩、永遠蹦跳著的小天使。
  記憶中跳踢踏舞的“熊孩子”
    如果閉上眼睛去想一位叫秀蘭·鄧波兒的小孩兒,浮現在很多觀眾腦海裡的都是那個在酒吧桌子上、在裝飾華麗的房間或者落魄街頭中蹦蹦跳跳的“熊孩子”。她的踢踏舞技為她打開了好萊塢的大門,也成為觀眾心中那位每每想起都會會心微笑的可愛萌娃。
    秀蘭·鄧波兒的母親是位備受爭議的星媽,但觀眾卻不得不感謝這位星媽。
    3歲時在母親的安排下,秀蘭·鄧波兒進入一所幼兒舞蹈學校接受踢踏舞訓練,這家舞蹈學校是星探們經常出沒的地方,之後她經常在各種電影里跑龍套,大部分都是歌舞片。
    6歲時,秀蘭·鄧波兒被《起立歡呼》的詞作者賈伊·戈尼看中,邀請她出演了同名電影,在片中她大跳踢踏舞,立刻得到了福克斯公司一份7年的演出合同,接下來,秀蘭·鄧波兒在《亮眼睛》、《小上校》、《小情人》、《捲毛頭》等8部影片中奉獻自己的踢踏舞技,立刻席卷了整個美國,成為當年美國明星排名第一的票房冠軍。
    1938年,10歲的秀蘭·鄧波兒已經風靡世界,每部影片都是票房冠軍。雖然在福克斯的7年裡,秀蘭·鄧波兒出演過無數的角色,但是對觀眾來說並不重要,很多觀眾只是想看到她在銀幕上嫻熟地跳著踢踏舞,帶給人們歡笑,她甚至為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的美式踢踏舞的推進作出了卓越的貢獻。
    對中國觀眾來說,也同樣是秀蘭·鄧波兒把踢踏舞帶到東方,在上世紀80年代,很多孩子都喜歡模仿秀蘭·鄧波兒大跳踢踏舞,成為一代孩子共同的回憶。
  那些年追捧過的“小捲毛”
    秀蘭·鄧波兒在電影《捲毛頭》里飾演小捲毛,這個形象也是中國觀眾最熟悉的秀蘭·鄧波兒,一頭捲捲的金髮,像真人版的洋娃娃一般銘刻在歲月中。
    秀蘭·鄧波兒的經典角色基本都集中在兒童時代,尤其是1934年至1939年,這位天才童星連續6年躋身“最受歡迎的十大明星”之列,不僅是兒童們崇拜的偶像,也成為成年人心目中的寶貝。7歲那年,她獲得第7屆奧斯卡特別金像獎,成為有史以來獲得這一殊榮的第一個孩子,同年“美國電影科學學會”還授予她“1934年最傑出個人”稱號,她也是至今為止最年輕的奧斯卡獲獎者。這一年,秀蘭·鄧波兒還在好萊塢的星光大道上,留下了自己的手足印記和一句話:“我愛你們大家。”
    兒童時期秀蘭·鄧波兒的成就不僅僅表現在演藝生涯,她的形象、尤其是那一頭標誌的柔軟小捲毛,更促進了一個新的行業:秀蘭·鄧波兒娃娃,秀蘭·鄧波兒雞尾酒等,這些產品至今還在熱賣。1999年,秀蘭·鄧波兒還因其在兒童時代的成就,被美國電影學會選為百年來最偉大的女演員第18名。
  童年裡那個有一對酒窩的小天使
    對很多生於1980年前後的中國孩子來說,他們對於天使的第一個印象,也許就來自秀蘭·鄧波兒。銀幕放大了她的天真無邪,她露著一對小酒窩的微笑,是即使今天回想起來,仍然是記憶里最純真甜蜜的片段。
    秀蘭·鄧波兒的演藝生涯之所以如此成功,和她所處的年代不無關係,上世紀30年代初的美國,正遭遇歷史上最大的經濟危機,秀蘭·鄧波兒邁開胖胖的小腿,露出天使般的笑容,給悲觀的美國人帶去了甜蜜的安慰。對很多美國人來說,秀蘭·鄧波兒不僅僅是一位明星,她還是一種慰藉,時任美國總統羅斯福也是她忠實的粉絲,並公開贊揚說:“秀蘭·鄧波兒在大蕭條時期為千千萬萬的美國人帶來了微笑。”
    秀蘭·鄧波兒的整個表演生涯,沒有出演過一個凄苦的角色,雖然她在《小上校》中扮演不被爸爸承認的孤女,在《小酒窩》中扮演靠偷竊為生的貧苦女孩,但銀幕中的她卻總是露出一對小酒窩微笑,樂觀、堅強、天真,最終得到了所有人的喜愛,讓秀蘭·鄧波兒毫無疑問成為很多觀眾心目中最佳的天使代言人。
  本報記者 殷維
  ■名詞
  美國演員工會終身成就獎
    2006年1月29日,第12屆美國演員工會獎在洛杉磯聖殿禮堂揭曉,秀蘭·鄧波兒被美國演員工會授予終身成就獎。
    在當晚的頒獎儀式上,78歲的鄧波兒對臺下的觀眾開玩笑說:“對於那些想獲得終身成就獎的演員們,我的建議是,要儘早出道。”
  “鄧波兒宿命”
    主演完第43部影片後,鄧波兒退出了影壇。成長帶來的轉型問題是擺在童星面前的一大難題,鄧波兒沒能在演藝事業上走得更遠,外部因素起了決定作用。“鄧波兒宿命”甚至成為日後許多童星長大成人後試圖擺脫的命運的代名詞。
  ■相關
  除了演員她的角色還有很多
  妻子、母親 一生經歷兩段婚姻
    秀蘭·鄧波兒於1945年與中學同學的哥哥約翰·阿加爾(1921年~2002年)結婚,1948年生了一個女兒,但阿加爾婚後酗酒無度,多次酒後開車被捕,並且一心想當演員,這使鄧波兒很失望。1950年兩人離婚,此時他們的女兒才兩歲。
    離異後鄧波兒前往夏威夷散心,遇到了畢業於斯坦福和哈佛大學、時任夏威夷Pineapple公司總裁助理的查爾斯·布萊克。令鄧波兒驚喜的是,查爾斯居然沒有看過她主演的任何一部電影。不過她還是很謹慎,請動老朋友調查了查爾斯的背景。調查表明查爾斯“像蘋果醬一樣毫無雜質”。他們在1950年舉行了婚禮。婚後,鄧波兒正式結束了19年的電影生涯,隨同丈夫遷居舊金山郊區,他們又生了一男一女兩個孩子。她曾對記者說,這一生最令她滿意的角色是妻子和母親。
    2005年,查爾斯去世。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鄧波兒說,這一生她獲得的最大獎賞就是她和查爾斯童話般的婚姻生活。曾有人問她,這一生最值得驕傲的是什麼?她的回答是:“我的三個孩子和我的孫女們。”
  大使、禮賓司司長……
  福特總統評價她“一流”
    1967年起,鄧波兒開始活躍在美國的政治舞臺上。她被共和黨推舉競選美國國會議員,雖然初選階段便遭淘汰,卻引起了尼克鬆總統的註意。1969年,尼克鬆任命她為第24屆聯合國大會代表。1974年福特總統當政期間,她成為美國曆史上第一位駐加納女大使,兩年後又擔任國務院禮賓司司長。對於這位美國曆史上第一個任此要職的女性,福特總統的評價是兩個字:“一流”。1989年她最後一次步入政壇,被老布什總統任命為駐原捷克斯洛伐克大使,任期3年。
  抗癌明星
  第一個公開病情的名人
    上世紀50年代,退出影壇後的鄧波兒開始致力於人道主義事業。1952年,她的哥哥喬治身患多發性硬化病後,鄧波兒參與創立了國際多發性硬化病學會聯合會。20年後,鄧波兒自己也患上了乳腺癌。
    乳腺癌在當時的醫療條件下還是一種難防難治的疾病,特別是要切除乳房,這是令很多女患者最不能接受的,但是鄧波兒不僅做了手術,還在電視節目中向公眾袒露了病史,她成為第一個勇於公開病情並倡議防治乳腺癌的名人。
    本版稿件除署名外 綜合
  (原標題:再見,我們的小姑娘)
創作者介紹

歐式古典傢俱

ah02ahitk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